脱兔官方网站,脱兔比分网

欢迎访问脱兔比分网

文化与新闻

爱的印记

发布时间: 2018-02-08 来源:脱兔比分网 浏览次数: 196

       昨晚做了一个梦,梦中我和爸妈一起散步,一路说说笑笑,一直走,也不知道走到了什么地方,天渐渐暗了,我催促爸妈回去,向四周望去,突然不见爸妈的踪影,我惊慌失错,一边大哭,一边歇斯底里地呼喊着,可是没有一个人回应我,风吹草动,我几乎快被夜的黑暗和悲凉所吞噬……
       忽然从睡梦中惊醒,伴随着剧烈的心跳,眼泪顺着眼角流下,看看时间是凌晨2点半,此刻爸妈应该在家睡得正香呢,我想大概是很久没见爸妈的缘故才会做这样的梦。我确实很想他们了。工作以后真的会有太多的不自由,离家远,想他们也只能开开视频,聊聊天,具体也做不了什么。好像一个人感觉孤单的时候,就会越发的想要回家,想看看爸妈,想和他们一起生活。梦境很怕,也许怕的不是夜有多黑,就怕有一天就像梦里一样,再也找不到爸妈。我越发地理解龙应台的那段话:“所谓父女、母子一场,只不过意味着你和他的缘分就是今生不断地目送他的背影渐行渐远,你站在小路的这一端,看着他消失在小路转弯的地方,而且他用背影默默告诉你,不必追”。
       小学的时候,天天待在爸妈身边,总希望快快长大,那样就能脱离爸妈的管辖。上了初中一个星期回家一次,听到妈莫名其妙的唠叨还是会烦,会顶嘴,会对着干。到了高中一个月回家一次,好像对于爸妈那种琐碎的叮嘱不厌倦了,只是点头说,嗯。大学半年回家一次,爸妈说啥都听,即便啰嗦也会不停地微笑着说,好,我记着了。工作了,一年才能回家一次,好多次往家打电话都是在“求虐”,想他们数落我一顿,这样心里才痛快。以前是拼了命地想要长大,长到足够大,足够离开家离开爸妈;现在是拼了命地想要强大,强大到有能力和爸妈待在一起。
       想到这些,这一夜又怎能安眠?当姥姥姥爷、爷爷奶奶相继离开,我后知后觉地发现爸妈只有我们了,他们没有爸爸妈妈了,所以有开心的、不开心的事物只能和我们分享。爸妈越发地依赖我们了,我们这些当孩子的成了爸妈后半辈子所有的依靠,所以聆听和陪伴越来越重要。
       一大早醒来迫不及待地想听到爸妈的声音,打通了电话,听到爸妈的大嗓门,心里踏实,说声想他们了,觉得心里好暖。因为工作不能一直陪在爸妈的身边,但是每天打个电话,聊聊家常,可以让他们有实实在在的存在感,也让他们知道对我来说他们是唯一,学会表达爱,其实没有那么难。
       作为儿女,父母养我们长大,我们得陪他们慢慢变老。这无关乎金钱,无关乎地位,无关乎工作分类,无关乎一切的外在因素,只关乎——爱。

 

(浙江国邦药业105车间   张雨霞)